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合图库 >

《我是歌手》参赛者爆红:一线城市演出商不敢接个唱

发布时间:2022-06-29 点击数:

  “一开始,参赛歌手都是节目组邀请,现在,国内无数的过气歌手,正在通过各种门路,哭着喊着要上这节目。”北京一家演出商近日告诉本报记者,《我是歌手》节目如今成了业内“有实力但过气”歌手们“咸鱼翻身”的超级平台。

  黄绮珊商演报价从几千块飞涨到45万的传说,也因此迅速发酵成他们艳羡的“大蛋糕”。火爆节目对演出市场的刺激,真有如此之大?本报记者也对此进行了多方采访。

  从早前的《超级女声》的评委,到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导师,再到《我是歌手》这样更直接的平台,许多“老牌”歌手在高曝光率下,身价扶摇直上。去年杨坤的32场演唱会,一度成为最热的线万商演报价,则让很多人对《我是歌手》趋之若鹜。

  “演出市场对艺人、歌手的价格,非常直接,大家都在谈论她,那才有做的可能性。”北京这家做了很多场大型演出的公司企划告诉本报记者,“在做了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导师后,原来报价80万的那英,现在的报价是120万-150万;汪峰在上了春晚之后,商演报价上涨了20%,而且,他今年个唱也已经排定了很多场,其中很多都是体育场级别。”

  当然,那英、汪峰等原本就属于天王天后级人物。通过这些火爆的节目涨价,幅度还算小的。齐秦陈明林志炫、杨坤等人,原本基本都属于“有价无市”的状态,在节目火爆之后,涨价才叫惊人据报道,杨坤商演价格从15万飙升到了60万;尚雯婕也摆脱了外界只关注造型的小圈子,从15万涨到了35万;而陈明等也都有程度不同却堪称“大幅”的涨价。

  然而,涨价了,演出市场买账吗?上海一位演出界的资深宣传人士,特意帮本报记者向多家演出公司老总提出了这样的问题,黄绮珊你们会做吗?得到的答应非常让记者意外:“不敢接!”

  这位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在向来是演出重镇的上海,对于火爆节目捧出来的歌手,市场接受向来谨慎。“流行音乐方面,上海最多的就是纯商业的个唱,这是最考验歌手的。杨坤开了32场,他来上海了吗?没来过吧?黄绮珊现在是说要读书,不愿意接外面的商演,但如果她真愿意接,有人敢给她做演唱会吗?基本不可能的。”

  “这些节目,本身都很好,但好的只是节目本身,要落地、体现在票房号召力,还没那么大的能力,歌手们征战市场特别是大城市市场,前景如何还有待检验。”他说,“就算《我是歌手》参赛的都是成名歌手,但除了第一首自己的成名曲,后面都是翻唱,而众所周知的是,一个歌手靠翻唱,是没有生命力的。”

  如果要在《我是歌手》的参赛歌手中选出上海演出商最能接受的人选,他说相比于如今节目组力捧的黄绮珊,自己更看好林志炫。

  “人家自己的东西本来就不少,2004年在上海开过个唱的。单双预测算法,而且他也很有开拓性,像上海演出市场的情人节档,就是他开创的。”他说,节目火爆之后,歌手或者艺人能重新证实自己的价值的,还是那些有积淀的人,“被老百姓重新通过一个平台发现”,而不是靠话题“一夜暴富”,就像春晚之后的王菲小沈阳等人。

  这些歌手,大部分无法通过节目真正“咸鱼翻身”,达到可以开个唱、焕发事业第二春的水准。但是,很多人的目标也并不在此,“谁要去一线城市?商演才是他们的主战场。”前文所提北京演出商告诉本报记者。

  演出市场如今有两大方向,一是纯粹的个唱、音乐节等形式,一是商业性演出。前者最大的市场在一线大城市,后者更多的是在二、三线城市。而《我是歌手》等火爆节目捧出的歌手,涨价也是针对二、三线城市的商演市场。

  “商演不同于个唱,个唱需要你这个歌手有强大的票房号召力,而商演一般只要配两个票腕儿,其余根据成本配一些助阵的嘉宾即可其实,现在叫助阵的嘉宾,以前有些演出商特别不尊重人的时候,私下里甚至叫他们吆子这些人的价格就要低很多了。很多过气歌手希望上这个节目,也是希望,自己能从吆子变成票腕儿。”他说。

  “商演市场其实非常非常大,在大城市的演出商所不屑的二、三线市场,是小演出商们全力出击、分一杯羹的地方。很多地方政府希望推广旅游或者别的,企业希望打广告,他们现在往往会借助于老百姓喜欢的商演,”他告诉记者,“一旦演出商接到这样的单子,是比较舒服的,这样的商演,成本都是地方政府或者企业出,但是歌手,却经常要这些主办的政府或者企业来定。”

  歌手们希望通过这些超级平台“咸鱼翻身”,但这些超级平台的火爆节目,何时才能真正和演出市场联动,赋予参赛歌手们票房号召力?

  本报记者采访的几位演出界人士,对此的看法竟惊人的一致:“不看好!这些节目有他们自己的诉求,他们追求的是收视率而不是歌手的市场。节目要办下去,他们不可能将曝光一直集中在哪几位歌手身上,所以,对这些歌手来说,赚快钱是最实际的。”

  选秀节目的歌手,在通过火爆节目“赚快钱”的这一特征上,体现得特别明显。像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很多学员,除了最终几位名次特别好、特别有特点的,别的一般都只是在节目火爆期间,迅速接触演出商。

  北京这个演出商透露“有一个组合,弹吉他的,他们的报价也就两万块,但火爆时一个月也有很多演出,赚得不少的。不过,这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,一般最多也就一年而已。赚完了,就偃旗息鼓,或者伺机找另外的平台继续谋求曝光率。”

  对《我是歌手》的这些成名歌手来说,火爆之后,持续时间可能比选秀歌手稍微长一点,“但也就是全国的商演转悠转悠,各地吃吃老本。再火爆的节目,也有衰退期,一旦离开了这个平台,他们也难以为继。”